口述:丈夫偷情不成 把气发泄在我身上

时间:2010-12-29 10:22来源:163健康网 作者:黑土

  倾诉人:紫绮(化名),女,38岁,个体

 

  与紫绮约见在彭城广场上,她披着一头烫得微卷的长发,上身穿着一款粉色的短款毛衣,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,看起来十分青春精神。我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眉目淡淡、气质灵秀的女子。紫绮的故事让我想起了《诗经》中的《氓》,令人哀叹。

 

  他的温暖打动了我

 

  年华匆匆,来不及细想便已经走过,一路上欢喜也好艰辛也好,而今回顾,留下的只有唏嘘感叹而已。

 

  将时钟的指针拨回到二十年前,那时我刚刚18岁,我享受着我的青春,也对于爱情对于未来满怀憧憬,我等待着一双温柔而慎重的手在最恰当的时刻将我采摘,并永远给予我呵护。

 

  在女友的婚礼上,我充当了伴娘。也是在这次婚礼上,我认识了之江。为了表示对女友的祝福,我们几个女孩子送了她一面镜子,上面写着我们的名字。当我们把镜子送到女友家中时,屋子里有一群人,其中一个男孩见我们来了,就凑到了镜子边,开始大声念我们的名字,并问是谁。女孩子总是害羞的,没有一个人应声。

 

  最后,这个男孩子有些气急败坏了,他念着排在后面的我的名字:“紫绮是谁啊,不说话我就骂了!”“你骂我做什么!”我一着急,脱口而出。男孩子盯着我看了一会,我这时才发现他是个挺英俊的小伙子——他就是之江。之江看了我几秒钟,说了句:“哦,紫绮是你啊。”就这样,我和之江简单聊了两句,无外乎也就是家在哪里、和新人什么关系的内容。

 

  婚礼结束了,前来贺喜的宾客也渐渐散去,而我并没有把我和之江的交谈放在心上。一年过去了,突然有一天,之江来到了我们村,还打听到了我家。由于当时是晚上,我没有出去见他。但是不知道之江从哪里打听到了我工作的厂子,从那以后,他每天都准时准点地到我厂门口接我下班。